司迪尔 通过研究技术提高学生对驾驭能力的认知

我们使用的模式是基于已经展开超过15年的严谨的定量和定性的研究项目而开发的

对驾驭能力认知的研究始于2000年。这项定量和定性研究项目是由Simon P. Walker博士领导,在英国和国际上展开的。这个项目有多位研究员和超过15,000位学生的参与,评估了学校教学、辅导、学校采用的措施、干预方法和学校结构对学生的驾驭能力所产生的影响。如需查看完整说明和出版物,请访问steeringcognition.org。

改进教育历程

从牛津大学开始, 司迪尔 通过15年的研究攻克了追踪心理健康的难题。

驾驭能力是健康、有效的学习者的一项关键认知技能。像汽车一样,大脑既有引擎又有方向盘。引擎就是我们所说的智商。拥有强大引擎的学生能够沿着直线快速行驶。但研究表明,学校培养学生快速取得思想进步,而不教他们怎样驾驭,就会降低他们的学业成绩,增加他们的心理健康风险。

“以智商为基础的教育帮助学生为 20 世纪的经济建设做好准备。驾驭能力将帮助他们为 21 世纪做好准备。” 联合创始人 Simon Walker 博士

驾驭能力认知的重要性在于它可以解释可能对个体和群体造成风险或优势的人类行为。控制能力较差的汽车司机更有可能使自己和他人陷入风险。同样,驾驭能力认知较差的个体,更有可能使自己和他人陷入危机,而那些驾驭能力认知较强的个体,则可能走得更远,处境更安全。至关重要的是,管控自我驾驭能力认知的能力与智商或理性群体行为不相关联,因此衡量自我驾驭能力认知可以解释理性思考指标或模式目前无法探测的行为和活动。

研究表明,有驾驭能力的学生:

  • 比没有驾驭能力的学生具备更强的情绪恢复能力
  • 拥有更强的社会和文化敏捷性,这在团队建设、领导力和就业技能方面很重要
  • 是更机智高效的学习者

司迪尔 对学校的三个主要利益相关者群体产生积极影响

  • 学生 由 AS追踪 行动计划支持的学生,其发生与心理健康相关的驾驭能力偏差的风险降低了 30%。80% 的受支持学生改善了驾驭能力。
  • 教师 教师对学生学业成绩的积极影响,15% 与其指导学生有效驾驭有关
  • 心理医生 有 AS追踪 记录作参考的医生可以更快地作出诊断,也能实现更持续的长期校内心理健康支持。

司迪尔 解决了当前教育系统中的问题

教育风险

  • 经证实,管控不佳的驾驭能力认知与在青春期日益增加的与精神健康和幸福感有关的危机有极大的关联。2015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个人驾驭能力认知方面存在某种特定偏差的学生表现出自我伤害、被欺凌或无法适应学校压力的可能性是四倍。
  • 经证实,过于注重加快学生进步以实现狭隘学业目标的中学环境会阻碍学生发展管控自身驾驭能力认知的能力,导致某些日益显现的潜在的与精神健康和幸福感有关的危机。.
  • 经证实,闭塞的群体环境会导致驾驭能力认知方面的集体偏差,日益导致群体防卫、认知盲目性和潜在的偏见。这表明,在认知水平上,由于闭塞环境主要影响造成个体驾驭能力认知偏差方面的激化状况,可能反过来导致敌视态度和行为。

教育优势

  • 经证实,管控自身的驾驭能力认知在中学阶段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比重占15%。和智商不一样,驾驭能力认知可以通过指导和特定教学手段得到改善,对学校而言是潜在的尚未开发的助教助学途径。
  • 2014年一项大型研究表明,相比走读学校,寄宿学校教育能更好地培养学生在各种社交情形下管控驾驭能力认知。这个因素被推测为能够导致持续的在校外环境中的社交优势,例如未来在工作团队和更广泛的社群的情形下。尽管整个社会的学业标准要求有所提升,这种效应对来自付费寄宿学校的学生的社交和就业会产生特殊的影响。
  • 大家都知道,用人单位更愿意选择驾驭能力认知方面做得更好、更灵活的人员来担任高级职位,诸如管理和领导职位。

细节

什么是驾驭能力认知?

驾驭能力认知是一种执行认知功能模式。这个模式参与调控我们的注意力并协调我们相应的反应。。

驾驭能力认知可以用来解释大脑在协调我们做出和以往自我表征模式相一致的反应之前,是如何把我们的注意力指向某些刺激元素而忽略其他刺激元素的。驾驭能力认知使我们能够利用有限的认知资源,看明白我们期望看到的世界。汽车类比往往被用于解释驾驭能力认知。作为“思维方向盘”,驾驭能力认知管控思维的行进方向、刹车和传动操作。研究表明,它不同于常常被称为“算法处理” 的“思维引擎”,其负责的是我们处理复杂计算的方式。

管控驾驭能力认知需要意识投入;这就好比越野驱车,当面对不可预测的多变情况和刺激元素时,我们需要更好地把控驾驭能力认知。若未能做到这一点,则可能导致认知、情感和社交偏差。我们任何时候在驾驭能力认知方面的状态都可能受到周围环境的重大影响。研究表明,我们在驾驭能力认知方面的环境指向特征可能造成无意识的群体行为,例如更可能出现群体思维或情绪感染。

研究表明,处在青春期的个体更容易发展固定的驾驭能力模式。到了成年期,这些模式转化为可辨识的精神特质、行为和社交特征。有证据显示,个体如果拥有更灵活的驾驭能力认知,便能够在对社交或认知灵活度有较高要求的工作岗位上显示出优势。经证实,驾驭能力认知取决于个体对自身在精神上的激励或设想自己执行任务和职能方面的能力。因此,驾驭能力认知要求个体有能力自我表征,将自我过去的记忆与可能的未来自我相关联。经证实,驾驭能力认知会牵动个体的情感、社交和抽象认知。

“驾驭能力认知”一词由研究员Simon P. Walker创造,他通过2000年至2015年间对15,000多人的反复认知测试发现了一致的并可复制的注意力模式。他与同事Jo Walker携手合作,成功证明这些模式与其他认知属性(例如精神健康、社交能力和学业表现)紧密相关。两位Walker共同推测,驾驭能力认知是一种人类可以用来自我管控认知、情感和社交状态的中心模式。

我们的研究发表在这里。下载我们的研究成果和论文

Thinking, Straight or True?, Walker Simon P., 2015

A detailed publication of empirical methods and findings from a wide 15 year research programme describing our central claims: the cognitive, social and mental health implications of the self-regulation of Steering Cognition.

Mental health risks of the Motorway Model of education

Publication of our 2015 study involving more than 6,000 pupils across 16 UK secondary schools which answered the question: Is there a link between schools exhibit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otorway Model and increased pupil mental health risks?


AS追踪 调查报告